调整字号: > >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海外纺织 >>正文
印度税改一个月 核心在于加强中央财政汲取能力 |
2017年08月12日10:24 21世纪经济报道
 【严正声明】凡注明作者为 “TTEB”的作品(含文字、图片、图表、数据等), 未经TTEB授权,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571-83786535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自7月1号开始,印度实施新的商品与服务税法案(GST),已经一个月了。税改是印度总理莫迪提高印度国家经济能力改革的一部分,旨在全面提高中央政府在国民经济运行的监管调控能力。税改对于印度国家财政汲取能力的影响是衡量其成效的关键所在,因为这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莫迪改革是否“有柴可烧”。

  印度建国以来,税收制度为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多重管理。政出多头导致了税收体制混乱不堪,漏洞百出。杂乱的税制和孱弱的政府监管一方面滋生了猖獗的偷税漏税行为,也为官员寻租和贪污腐败提供了土壤。其结果是印度的税基空前狭窄——难以征税的灰色经济甚至产生了印度20%的GDP。根据惠誉国际(Fitch)的数据,印度2016年财政收入占其GDP的比重仅为21.4%,这一比例不仅远低于中美等主要大型经济体,甚至低于主权评级“BBB”国家的中位数29.9%。

  从制度设计的角度看,此次税改剑指财政汲取能力提升。首先,税改的机制设计系统性激励了纳税行为,显著扩大了税基。在印度原有税制下,多种税收并行,既有可以转嫁的间接税,也有一次征收的直接税。由于大量直接税不可转嫁,很多印度商人为了降低成本就千方百计偷税、逃税。税改之后,名目繁多的直接税被间接税GST统一取代。由于GST可以顺沿供应链转嫁,因此各环节的商人不仅少有动机逃避GST,反而主动向上游索取GST凭证,以备退税之用。GST的“可转嫁性”使得其形成自我强化机制,促使供应链上下游商家互相监督缴纳税收,将系统性地开拓印度税基。

  其次,统一税制降低了交易成本和监管成本。税改以前,印度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税收名目杂乱,商品流通应缴纳的中央和地方各类税多达17种,此外还有多达23种的附加税。税改以后整个纳税流程被空前简化,原来几十种税目和附加税被统一为单一的GST,使得规则清晰,监管便利,大大提高了偷税漏税的难度,同时降低了监管的行政成本。

  第三,先进的数字化技术助推印度财政管理实现精确管理。税改推出了数字化的商品与服务税网(GSTN)。为了获得GSTN服务,每个印度纳税人必须注册全国通用的唯一15位税务编号。由于具有强制性,纳税人仅有凭借这个号码才能登陆GSTN完成税务相关操作。因为GST可以沿着供应链上下转嫁,而每个纳税人在不同交易中又使用唯一的税号,这就构成了印度数字化税务系统中可供垂直和水平追查的纲目。印度税务系统甚至可以推出点对点的数字化管理,显著提高监管效率。

  理论上说,税改可以有三大直接利好,但是否能事实上增加财政收入还取决于改革前后的真实税率对比。统一税种之后,GST对不同商品和服务制定0%-5%,5%-12%,12%-18%和18-28%四档税率。例如,大部分生活必需品,如蔬菜、生牛奶、主粮等享受免税;日常消耗的关键但非必需的消费品,如奶粉、茶、食用油享受0%-5%的税率;非关键的大批量消费品,如罐装水、手机为5%-12%的税率;“中产阶级”消费品,如果酱、冰淇淋、纸巾等;“奢侈品”如摩托车、黄金、防晒霜为28%的税率。瑞士信贷银行根据消费品篮子比重估算,税改以后,印度整体平均银行税率会有所上升。瑞士信贷认为,税改以后印度政府会按照税率上限征税,此外原本仅部分缴纳的增值税的商品在税改之后必须全额缴纳GST。因此,在经济动能维持不变的情况下,实施GST有助于提高财政收入。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真实税率计算极为复杂,不少机构也持相反看法,认为税改降低了实际税率,或对于实际税率没有影响。

  税改一个重要目的就是重塑央地财政关系。商品与服务税被分为由联邦政府征收的中央商品与服务税(CGST)和邦商品与服务税(SGST)。原本由邦政府对商品征收的各类税目几乎全被归拢到CGST名下,由中央政府征收;与此同时,一部分对服务征收的税目则被归拢到SGST名下,由邦政府征收。表面看似平衡,但当前印度商品销售额远大于服务销售额,无疑中央政府获益更大。为了鼓励地方政府参与税改,中央政府承诺,在税改以后5年内,一旦地方政府税收额年增长率低于14%,中央政府将补齐差额。所以短期内中央政府依然很难完成对于邦政府的财政汲取,中央的财政集权的效果,5年以后方能凸显。之前普遍预测,税改后三个月至半年内,印度将经历财政收入下降、经济活动减退的阵痛期。但即使税改后印度真实税率不变或下降,GST依然能够通过激活经济活动、扩大税基、降低行政成本、提高征收效率等方式加强印度政府的财政汲取能力。由于税改后占收入大头的商品税将上缴中央,印度中央政府相对地方政府的财政集权也将显著增强。也将显著提高莫迪对于地方政府的影响力和控制力,这也有利于实现其雄心勃勃的改革议程。

  对于在印中资企业而言,税改影响有所差异。税改对生产线和销售体系在印度的设备生产企业影响较大。企业需要专门学习和适应新的流程、法规,以应对变化。对他们而言,税改好处也较为明显——降低了邦与邦之间的物流成本,免除了繁复的税务程序。对于中国贸易商和工程承包企业来说,税改造成的负担可以基本被转嫁出去。贸易商需要注意的是,印度政府推出商品和服务税网(GSTN)进一步将税务数字化、电子化,这会堵上此前惯常被利用的逃税漏洞。

标签:
分享到:0
浙江华瑞信息资讯股份有限公司(中国棉纺织信息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个人、单位或网站不得擅自转载或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