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整字号: > >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纺织外贸 >>正文

最低工资上涨会压缩成衣品牌商对东南亚采购

|
2019年04月09日08:49 锦桥纺织网
 【免责声明】本文为外部投稿,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TTEB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及数据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2019年最低薪资率调整可能成为成衣品牌和零售商自东南亚采购重大问题,许多东南亚国家工资仍续维持向上爬升趋势。

对于东南亚国家协会(ASEAN)部分政府来说,提高最低工资被当作是一项民粹主义措施,如泰国军政府,其支持者将在今年面临大选。而对于其他国家,如菲律宾,年度审查将最低工资被列入法定规定。

因此预计该地区最低工资将逐步地调涨,但其薪资调涨限额,及对成衣制造商影响,将因各个国家而异。

(一)老挝

在老挝,在2013年至2018年5月(最新一次调薪)中间,历经8次调整,最低工资合计增加76.7%,达到110万基普(LAK)(相当于129美元),但2019年尚没有调整迹象。

在2018年老挝成衣行业协会(AssociationofLaoGarmentIndustry)曾争取对最低薪资进行温和性调涨,相当每月薪资仅121美元,并提出警告,薪资调涨过高这可能会导致一些工厂决定关闭。但老挝政府做出不同决定,认为低工资会加速老挝工人出走,跨过湄公河往经济情况较好的泰国发展,这会严重导致老挝劳动力短缺,成衣出口减少。

据该协会表示,美国自由亚洲电台(RadioFreeAsia)于2018年12月播放一则声明,由于老挝劳动力短缺,国内缺乏原料,属于内陆国的老挝没有直接的海上航线,其运输成本较高,老挝成衣厂数量已从2015年的92间减少到目前的78间。

据亚洲开发银行(ADB)数据,老挝最低工资及生活费用造成上涨的压力,2018年全年平均通货膨胀率为2.5%。

(二)缅甸

同样地,缅甸最低工资在2013年和2018年5月(最新一次调涨)中间,已翻2倍,达到14.4万缅元(相当91美元),今年目前没有变化。

亚洲开发银行表示,缅甸与老挝不同,缅甸在调涨工资上承受巨大压力,2018年平均按年通膨率为6.2%。

自2018年5月以来,除最低工资外,缅甸工人有权获得加班费给付,雇主被要求员工在3个月试用期内需支付至少75%最低工资。但不论其工作地点或类型为何,这仅适用于拥有10名或更多员工的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国际劳工组织(ILO)去年5月发表的报告发现,对于缅甸妇女而言,拥有中等和基础教育水平的工资差距为48.6%,女性工人不像男性工人般,有机会进一步爬上更高一层取得更好的工资待遇。

(三)菲律宾

一些东盟国家有不同的最低工资标准,如菲律宾根据地区不同有两种不同最低工资。

据总部位在柬埔寨的东南亚新闻网(AECNews)的研究数据,2013年至2018年10月(最新一次薪资调涨),菲律宾所有行业工资成长9.9%至20.8%,达到7840-14336比绍(相当145-266美元)之间。

尽管菲律宾消费者物价指数的通货膨胀速度一直很快,2018年全年平均为5.2%,但仅限首都马尼拉地区,今年最低工资上涨率最高,相当于280美元,上涨5.3%。

然而这并没有使出口导向型企业家感到惊慌。菲律宾外国买主协会(FOBAP)主席RobertYoung表示:相对于FOB成衣报价,工资涨幅与通货膨胀率相当。

标签:
分享到:0
浙江华瑞信息资讯股份有限公司(棉纺织信息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个人、单位或网站不得擅自转载或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