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整字号: > > 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纺织外贸 >>正文
印度美国搞事情?我国纺服出口回稳伴随贸易摩擦频发 |
2017年08月03日09:07 中国纺织报
 【严正声明】凡注明作者为 “TTEB”的作品(含文字、图片、图表、数据等), 未经TTEB授权,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如需转载,请与0571-83786535联系;经许可后转载务必请注明出处,并添加源链接,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今年6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实现出口243.5亿美元,同比增长1.4%。上半年,累计出口1242.7亿美元,与去年同期持平,呈现回稳态势。然而在外贸企稳回升的形势下,上半年我国纺织服装行业也面临着严峻的贸易摩擦形势。
  据行业最新统计,上半年我国纺织业共遭遇新立贸易救济案件8起,预警案件2起,涉及美国、印度、哥伦比亚、土耳其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案件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33%。新立案件涉案金额近4.3亿美元。预警案件涉案金额近10.7亿美元。
  据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公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我国产品共遭遇来自15个国家和地区的37起贸易救济调查案件,其中反倾销28起、反补贴4起,保障措施5起,涉案金额总计53亿美元。从国别来看,印度立案12起,美国立案11起,位列前两位。从行业来看,轻工产品被立案10起,是立案数量最多的行业。虽然相比去年同期我国遭遇贸易救济调查的数量和金额有所下降,但仍处在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较高水平。
 印度和美国是主要发起国
  据业内人士分析,2017年上半年我国纺织业遇到的贸易救济案件呈现出几个突出特征:一是印度再次进入案件高发期,上半年的8起案件中有6起来自印度。预警案件中的人造纤维织物反倾销调查涉案金额高达9.5亿美元,对企业出口影响较大;二是美国案件重出江湖。近年来纺织服装领域案件的发起国多集中在发展中国家。但是今年上半年,美国对我聚酯短纤发起了双反调查,是时隔6年后再次对纺织服装行业发起原审调查,其背后的发展趋势值得关注;三是化纤产品涉案集中,10起案件中有8起针对化纤产品,分别是:聚酯短纤2起,人造纤维、聚酯长丝纱线、腈纶织物、粘胶长丝、部分取向丝(POY)和高强力纱各1起。尤其是聚酯短纤类产品,是贸易救济调查的重灾区。
  美国聚酯短纤双反调查。今年6月,美国对我聚酯短纤发起双反调查。其中,反倾销调查是针对中国、印度、韩国、越南及台湾地区,反补贴调查仅针对中国和印度。倾销调查期为2016年10月1日至2017年3月31日;补贴调查期为2016年全年。2016年,涉案产品对美总出口约为8000万美元。
  印度人造纤维织物反补贴预警。今年2月,印度DGAD收到4家行业协会递交的申诉书,申请对我国出口的人造合成纤维织物发起反补贴调查。被申诉产品的名称为人造合成涤纶、尼龙、粘胶纤维长丝纱线或其混合物。补贴调查期为2015年4月到2016年9月。根据海关数据,调查期内出口到印度的涉案产品总额接近9.5亿美元。
  本次申诉主要针对我国中央和各地方政府给予企业的补助、银行发放的优惠贷款以及出口信贷方面的优惠政策。受影响的产品包括合成纤维长丝纱线机织物、网眼薄纱及网眼织物、针织物及钩编织物等等,影响范围大,涉案企业众多。
  土耳其反规避调查。今年2月25日,土耳其对从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越南、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进口的部分定向聚酯长丝纱线(POY)发起反规避调查。涉案税号为540246,属于合成纤维长丝纱线类产品。2016年我国出口涉案产品至土耳其总金额为1.35亿美元,占我纺织服装行业对该国总出口的7%。
  2008年,土耳其开始对聚酯纱线类产品征收反倾销税,并在五年征税期满后裁定继续征收。申诉方认为,我国产业为了规避反倾销税的缴纳,转而大量出口定向聚酯纱线。对该国的产业持续造成了损害,故发起反规避调查。涉案企业大部分集中在浙江省桐乡市,浙江其它地区、福建、江苏等地有零星企业涉案。
  贸易救济手段使用多元化
  印度之所以成为发起贸易救济案件的主要国家,与其近年来经济发展格局密切相关。业内分析认为,以前人造纤维不是印度纺织业的主要产品,现在人造纤维已发展成为印度仅次于棉纺的纺织第二大产业。在当前印度政府大力发展国内纺织业、吸引外来投资的形势下,其产业也在快速发展和不断完善,其国内对产业发展寻求保护的呼声极高,因此我国的应对形势不容乐观,需要行业加以密切关注和谨慎对待。
  从贸易救济案件的形式看,进一步呈现多元化的趋势,除传统的反倾销调查外,双反案件、反规避案件均有所涉及。以往,发起贸易救济案件的国家多是单一运用反倾销或反补贴手段,现在出现了同时使用的情况。也就是说,发达国家使用贸易救济手段愈发成熟,发展中国家从法律、立法以及政府机构上,也越来越成熟地运用上述手段,这对我国行业应对的专业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我国企业应对能力日趋成熟
  虽然行业遇到的贸易救济案件呈现多发态势,但是可喜的是,近年来随着在以商务部为主导的四体联动应对机制的日趋成熟,企业的应诉积极性有所提高。“一些企业在遇到案件后能在行业的引导下,快速准备出口数据、产业信息等应诉资料,积极参与无损害抗辩,应对案件已经是熟门熟路了。”业内人士如此评价企业在应诉过程中的积极表现。
  在各方积极努力配合下,案件被控制在对我国企业出口影响最小的范围,通过行业相关机构积极联系进口商及下游产业,建立抗辩同盟,从而最大程度上争取利好结果。
  7月中旬,美国聚酯短纤双反调查案的无损害抗辩工作正式启动。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通过代理律师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递交了关于损害的抗辩意见,并委托美国律师参加了听证会,下一步将集中收集行业信息,准备下一轮抗辩意见。
  印度人造纤维织物反补贴预警案,经过召开预警会议、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赴印度进行政府间磋商、我国行业机构与印度成衣制造商协会等行业组织进行磋商和沟通等工作,目前本案尚未立案。据最新消息,调查机关可能会转变调查形式,行业在继续密切关注下一步的进展。
  土耳其反规避调查中,在行业召开应诉协调会后,2家集团共8家企业参与了本案的无损害抗辩工作。6月底,中国纺织品进出口商会正式递交了第一轮无损害抗辩意见。目前,行业正在积极联系本案下游产业,并申请召开听证会。

标签:
分享到:0
浙江华瑞信息资讯股份有限公司(中国棉纺织信息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任何个人、单位或网站不得擅自转载或抄袭